滩涂改鱼蟹塘 上海候鸟栖息地遭损坏不容忽视

2019-06-07 07:04:47 来源:新浪新闻
记者:宋亚芬 来源:新浪新闻

“瘦了!少了!”上海野鸟会资深志愿者张律告诉记者,通过长期对崇明东滩自然保护区和浦东(原南汇)东滩野生动物禁猎区的候鸟观测,今年在沪过冬的候鸟发生两大变化,直接原因是:作为候鸟的越冬天堂,一些候鸟栖息地正在遭到破坏。为此,上海的爱鸟志愿者不仅在崇明、浦东等湿地实地开展鸟类保护,更在线上线下发起活动,号召更多市民关心候鸟的家园,也关心人类自己的家园。

滩涂改鱼蟹塘

候鸟无处栖身

昨天,上海野鸟会总干事姚力冒雨带着20多户上海市民家庭探访青浦上海水源地保护区内的一块湿地,这是上海野鸟会和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通过微博等渠道发起“湿地飞羽”上海站宣传教育活动的一项内容。此前,他们已两次探访崇明湿地,实地感受人与自然的关系。

根据上海市绿化市容局2011年发布的数据,上海的水鸟数量从2006的20多万只次下降到2010年的不足15万只次。在全市十个水鸟栖息地中,除奉贤边滩和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核心区以外,其他八处的候鸟数量均出现下降,其中,崇明东滩鱼蟹塘最为明显。

张律长期生活在崇明,他告诉记者,近些年,越来越多的滩涂湿地被出租后建成鱼蟹塘。为提高产量,首先要排干水塘,再喷洒五氯酚钠等水溶性杀毒剂消毒,在晒塘消毒期间,鸟类已丧失一块重要栖息地。开始养殖后,尽管水域面积看上去有所恢复,然而,承包者为了便于捕捞和养殖,又会在附近大量喷洒除草剂,导致候鸟无处栖身,并误食被毒死的底栖生物和鱼虾,枉送性命。

浦东东滩湿地

保护迫在眉睫

近几年中,浦东东滩的鸟类种数始终在全市10个监测点中排名第一,被评为国际重要鸟区和上海陆地最佳水鸟观赏点。然而,滩涂复垦使得湿地面积逐渐缩小,水鸟数量正以年均一两万只次的速度减少。姚力担心,在很多市民尚未听说浦东东滩前,这块湿地及来此歇脚的候鸟已经消失了。

野鸟会的志愿者也通过拆除盗猎粘网等方式保护候鸟,但随着复垦不断推进,他们发现,保护湿地远比反盗猎重要。因此,志愿者们呼吁立即停止破坏性开发,将现存的10至20平方公里成片滨海湿地列入市级湿地自然保护区,提升保护规格,并普及环境教育,开展观鸟等生态旅游项目。志愿者们还希望征集有关东滩候鸟的影像资料并举办展览,让更多人了解东滩湿地保护的意义,促进有关部门重新评估复垦和水产养殖的必要性。

专家指出,海岸滩涂湿地是城市抵御自然灾害的一道生态屏障和缓冲地,既是各种野生生物的家园,也是居民的一道生命屏障,湿地保护并不仅仅是为了“鸟事”,从很大程度上说,“鸟事”就是我们自己的事,绝不能用“关我鸟事”的态度看待滩涂湿地的急速消减。

拆除捕鸟密网

鸟哨正在行动

用刀片割断缠绕着鸟羽、残骸和枯叶的尼龙丝,折断绑着细密网线的长竹竿,在崇明陈南村的苗圃里,“鸟哨在行动”的志愿者正在拆除当天发现的第11张鸟网。鸟网还没完全拆下,眼尖的志愿者就注意到10米外走来一名50多岁的男子,看到志愿者他一头钻进旁边的树林,并把手上的麻袋弃置一旁。打开麻袋,里面是一柄斧头、一把镰刀和3张加起来近百米长的鸟网,志愿者立刻通知了林业部门。

每次在鸟网上发现已经僵直甚至腐烂的鸟类残骸,志愿者的心情都格外沉重。在半个月前的一次“鸟哨”巡护中,志愿者在一张残破的鸟网上发现了一只东方角鸮的尸体,“东方角鸮就是小猫头鹰,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以前我在观鸟的时候就很少看到野生的,没想到第一次接触竟然就是它的残骸。”领队小王难掩痛心。

早上8时出发,下午5时返回,每次行程约15公里,中饭只有几块压缩饼干和一瓶水,虽然辛苦,但志愿者们觉得很值,小王告诉记者,最早护鸟行动时,每次都能“收获”几十张鸟网,甚至有志愿者一天就拆除了119张,“渐渐引起林业部门重视,过段时间我们再去同一个地方,一张网都没有,特别欣慰!我觉得鸟哨的巡护,更多是在帮林业部门探路,同时也让志愿者对野保现状有一个直观感性的认识。”

除了隐藏在苗圃和林场里的捕鸟网,在崇明很多鱼塘和蟹池里,也挂着大型鸟网防止天敌入侵捕食,致使大批野鸟无辜丧命。发现问题后,志愿者与养殖户沟通,建议更换成对鸟类伤害较小的防鸟网。然而,相比普通的捕鸟迷网,防鸟网价格较贵、搭建困难,做说服工作要花很大力气,“村民起初肯定不同意,和他大谈特谈生态平衡没有意义,我们就从他们的切身利益出发,跟他讲万一伤害了珍稀鸟类可能会坐牢,再分析鸟的尸体腐烂也会污染鱼塘。”这次巡护,志愿者欣喜地看到很多养殖户都换了防鸟网。

校园宣讲爱鸟

理念从小培养

“同学们,这只鸟长得奇怪吗?它和你印象中的小鸟有什么不同?”“嘴长得很怪,像挖酸奶的勺子。”这是今年5月发生在曹杨第二中学大礼堂的一段对话,提问者是上海野鸟会成员、华东师范大学生物学系学生董美麟,讲座的主题是“与勺嘴鹬同行,保护我们的湿地”。

“光教案就改了七八次,总觉得不够吸引人。”曹杨第二中学之后,董美麟和其他志愿者还走进育秀实验学校、闸北第二中学、向明高中,继续这堂不同寻常的“生物课”,“联系学校的过程都很顺利,有老师听说我们的宣教项目,还主动送给我们一节课。”

走进校园课堂,宣教生态保护,董美麟说自己的初衷是希望通过孩子改变大人,“我以前也参加过拆鸟网的行动,渐渐力不从心,单纯拆网影响有多大?凭我们几个人,一个月跑几次,拆得完吗?没有买卖,才没有杀戮,怎么从源头禁止盗猎?就从孩子们从小不吃野味、不玩野鸟开始。”因此,她想向同学们传达的,并不是条条框框的生物知识,而是保护动物从身边环境开始的理念,“看到贩卖野生动物的时候打个电话举报,前往湿地游玩的时候不要往芦苇里扔垃圾,只要有一个人听进去,我们做的事就是有意义的。”

同时,志愿者也希望通过实地体验,让市民养成鸟类保护意识。不久前,姚力在上海植物园看见三名青少年遛老鹰,他立即报警,警方没收了这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这是经姚力之手救下的第16只国家二级保护鸟类。近几年,野鸟会志愿者一直通过地铁灯箱广告等形式,开展反盗猎、拒食野生鸟类、不笼养野生鸟类等宣传,希望从源头上杜绝这些行为的发生。孙云 范洁

www.jnustu.net
特色栏目